燕小切

无才无貌,行事低调

菜叽的碎碎念 [前传]

      

      算是记录一下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剑三的小故事吧(๑´ㅂ`๑)

       
       燕企鹅是个不姓叶的外姓藏剑,要问她为什么不姓叶,原因是因为输入叶xx,总是显示该名称已被占用。

        姓了燕之后,倒是显得酷了三分,偶尔还可以冒充一下自己是个雁门守卫。
        
        这个故事讲的是在燕企鹅成长为一代大侠之后的事。为什么不讲之前呢?因为之前的太傻太繁冗,说出来不利于培养观者对她的高度评价。

        每个剑三er都会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江湖。

        

        经过漫长的各类日常,燕企鹅终于出师了,虽然藏剑还没玩好,但是各门派小号应有尽有,要不是供不起那么多的点卡钱,就差集齐全门派全体型了。

        对于一个自定义为pvp的手残藏剑来说,每日做完pvp日常就是无聊的挂机骚世界。勾勾西?插旗?不行,今天气温太冷,不适合躺地板,容易体寒。

        于是复制完最后一条世界,依旧没收到除了工作室之外的密聊,燕企鹅选择下线,登陆上昨天刚捏的丐萝,拓印了儒风套的丐萝,怎么看都是一个要饭的小能手!

        直升的小号,装备也没有,技能也认不全,只有一副空皮囊和一颗躁动的心。燕企鹅用萝莉的视角看着主城来来往往的人群,打算去插旗区碰个瓷。

        看着喝酒打女人的丐哥丝毫不手软的拍出一掌8w8的亢龙,燕企鹅突然觉得有点酷!

        “萌新丐萝找个能陪我要饭的师父!我以后要饭给你养老啊!”燕企鹅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拜师信息,关上了页面等着师父父的密聊。

     [密聊] [狗贼@亢龙有悔]:还要师父么?

     [密聊][我快要饿死啦]:嗯嗯!

     [密聊][我快要饿死啦]:你会和我一起要饭嘛!

     [密聊][狗贼@亢龙有悔]:行吧

     [密聊][我快要饿死啦]:我觉得你这ID有点眼熟

     [密聊][狗贼@亢龙有悔]:嗯?

        燕企鹅想了想,拍了下大腿,这不是那天把我藏剑号打死的狗丐帮嘛!这么有特色的ID,平日被打死千千次也记不住,这个打个照面就记住了。

     [密聊][我快要饿死啦]:emmmmm我觉得你很适合有我这个徒弟,收下我吧!

     [密聊][狗贼@亢龙有悔]:你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我,我玩丐帮也玩了好几年了,算回归玩家

        说着点了交易,包包糖葫芦小绿和金四件套就塞了过来。

        看来人也不错,估计之前只是误伤,罢了。
好好学手法成长为社会丐萝!燕企鹅单纯着想着。

        
         第二天,无聊的燕企鹅在天泽楼无聊的挂着机。

         第三天,无聊的燕企鹅在天泽楼无聊的挂着机。

         第四天,……

          
          
        无聊挂机的燕企鹅:诶?我好像还有个丐萝来着……

         登录,打开好友列表,狗贼所在地:天山碎冰谷,关上,回门派做个日常吧。

        像清地图的这种单机任务对于强迫症来说,真的是太不友好了!

        燕企鹅认命的刷着下一个任务,地图上的灰色小卷轴越来越少。

      “请找到村长交任务”,根据提示,燕企鹅来到了村里,地图标点显示应该是到了,可是人呢?

        燕企鹅操纵着丐萝围着柱子跳了好几圈,然后将视角调向柱子上方,赫然悬空站着一位花白胡子的老者。

        ……这是?老当益壮还是?

        扶摇!

        轻功!

        这根纤细的柱子根本容纳不下除了NPC外的第二个人!

        不能放弃!

        于是尝试了半小时的各种姿势,依旧问候不了村长!

         打开好友列表,狗贼所在地:青竹书院

    [密聊] [我快要饿死啦]:师父!(´இ皿இ`)

          ……

         看来是打的激烈,没空理徒弟了。
    
     [门派][我快要饿死啦]:有没有好心的师兄师姐告诉我一下丐帮村长要怎么和他对话啊!

     [门派][敦敦敦一号]:互动键

     [门派][敦敦敦二号]:互动键

     [门派][敦敦敦三号]:互动键

     [门派][嚄濕篢穝釋]:******DL,价格公道合算    *************

    
         ……

        就知道,这个世界除了工作室外,终究还是复姓的。
         

         
         

       

评论

© 燕小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