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小切

无才无貌,行事低调

瓶邪

【 闲来无事,来发瓶邪的故事,不定期更新】

【一】

    六月的杭州,天气说变就变,上午还是艳阳高照,晒得人仿佛要蜕去一层皮,才不过一会的功夫,乌云密布,天暗的好像要塌下来似的。

    天气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不远处还依稀传来几声声嘶力竭的蝉鸣。

吴邪蒙着被子躺在床上,屋子里没有开冷气,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的,隔绝了外面的声音和空气。静悄悄的屋子让人感到压抑。被子里不时传来几声小兽般呜咽的哭泣声。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敲门声,紧接着响起了吴一穷的声音“呆在屋里干嘛呢?晚上不回家,一大早就阴沉着脸往屋里钻!快出来!你三叔回来了,叫我们去吃饭,听见没你!”

  “哎呀,这么大声干嘛啊?真是的,孩子都大了,你还这样没轻没重的凶他。”吴母埋怨道。

  “爸,我不舒服,你们去吧,不用管我,带我给三叔问好。”吴邪的声音透过被子闷闷的响起来。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啊,你三叔在外面好不容易回家一次,全家都去就你不去,你......”

眼见吴一穷要发脾气了,吴妈赶紧拉住他“有话你好好说不行么,小邪不是都说难受了么,你这是干嘛!”吴母也拉下脸来。

    吴一穷皱了皱眉,“都是你惯的!”

  “行啦,行啦,赶紧走吧,”吴母边往外推着吴一穷边回头说道“小邪,我们先走了,你要是真难受就去医院,厨房里有饭菜,自己热热吃,我们先走了啊。”

    “咔擦”,关门声响起,房间里立即又恢复了寂静。

  

    吴邪从被子里钻出来时,天已经黑了,吴一穷他们还没有回来。吴邪抿着嘴看向窗外,被捂出来一身的汗水,略微凌乱的碎发贴在脸颊两侧,红通通的眼睛里还泛着些水光,像极了一只被欺负哭的小白兔。

    窗外霓灯闪烁,即使在暴雨交加的黑夜也亮着灯,隔着被雨冲刷的窗子看,更添了几分朦胧的美。

    吴邪失神的望着窗外,耳边嗡嗡的全是那句“小邪,对不起,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雨依旧没有要减小的趋势,吴一穷他们也没有回家,吴邪想,他们肯定是陪三叔他们去老宅了。

    吴邪拿出手机,手机屏幕上,穿着粉红衬衫的解雨臣争亲密的搂着吴邪,两个人甜蜜的笑着,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幸福。可是现在,吴邪却除了心痛之外再无他感。

    修长的手指滑到设置一栏,找到了恢复出厂设置,点了下去。放下手机,吴邪深吸了一口气,赤着脚走进了浴室。


    解雨臣站在自家别墅的花园里,没有撑伞,磅礴的大雨浇在他身上,浑身上下早已湿透,粉红色的衬衫皱巴巴的粘在身上,反倒是勾勒出一幅修长匀称的身材。即使被雨水打得睁不开眼睛,却仍接受着这场大雨的洗礼。


【二】

     昨天的一场雨来得猛,去得也快。一场雨后,风总算是多了些清凉的触感。

     一觉睡到中午,吴邪的精神还是有些恹恹的。刚洗刷完,吴一穷夫妇也回来了。

    “哎呀,好些了么?怎么脸色这么差?要不要看医生啊?快来给妈瞧瞧。”吴母说着,将自己的面颊往吴邪额头上送。

    虽然是母子,但毕竟吴邪也算大人了,被自己老妈这样一弄,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急忙说“妈,没事儿。”

    吴一穷站在一旁,看了吴邪一眼,大概是瞧他脸色真的不太好,难得放轻了声音说话“难受就回屋躺会儿去,真不行就叫医生来看看。待会让你妈给你炖点补汤喝。”

    吴母一听,连忙道“对,对,我这就去给你做点有营养的东西吃,昨天没吃吧?”边说着边往厨房走去。

    吴邪看着吴母为自己忙碌的身影,心里一暖。

    “小邪啊,来,我有话给你说。”吴一穷说着往书房走去。吴邪听见了,有些错愕,什么话还要去书房说啊?这样想着,跟吴一穷来到了书房。

    父子二人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吴邪不自觉的就变得有些紧张起来。手乖乖的放在腿上,看着吴一穷,显得格外乖巧。

   吴一穷暗暗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儿子要学历有学历,要长相有长相,背景也不错,家族公司的继承权属于儿子是八九不离十的。自己不喜欢经商就罢了,生的儿子这一点也随他,对公司的事务兴致缺缺,唉。

    “这么紧张干吗,又不是要教训你。”吴一穷无奈道,“咱爷俩有话直接说吧。是这样,你三叔在北京的分公司人手不够,想着要你去帮帮忙。”

      “啊?我......”吴邪瞪大了眼睛。

     “其实北京分公司的总经理干得很好,听你三叔说,也是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小伙子。但毕竟不是一家人,你三叔的意思是让你去看着点。顺便也历练一下自己。”吴一穷看着吴邪说。“而且我也替你答应了,咳咳,那什么,你准备准备吧。”

    . . . . . . 

    吴邪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什么去历练自己,什么分公司,什么已经答应了. . . . 吴邪只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

    “爸,你这......”吴邪回过神来,堪堪道“我工作能力又不好,干嘛非要我去啊”

    “这有什么好不好的?你就是缺乏自信。正好,趁这次机会,好好历练一下。”吴一穷道,“而且你就是去当个监工,挂名的副总经理嘛。”

评论
热度(1)

© 燕小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