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小切

无才无貌,行事低调

瓶邪

【时隔两年,过来补个小坑_(:_」∠)_            顺便祝我人生中的胖子生日快乐!六级加油!】

【三】

        说罢,吴一穷站起身,吴邪张了张嘴想继续反驳一下,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眼睁睁看着他出了门。深吸了一口气,吴邪想,他确实没有工作经验,但是眼下,这倒是个转移他注意力的好方法。

        狼吞虎咽地吃完吴母做的补汤,吴邪感觉自己又满血复活了。昨天没有去见三叔怪不好意思的,吴邪想着今天抽空一定得去见一面,掏出手机想打电话时才发现昨天被自己格式化的不仅仅是关于小花的记忆,顿时懊恼起来,暗骂自己傻到家了。

        安装了几个简单的软件,从QQ上挨个向列表好友发消息,说自己手机不小心清空了,打扰各位给个联系方式。一时间关心的,闲侃的,还有怀疑被盗号了的信息接踵而至,以往吴邪肯定要挨个侃回去,但是今天量多又没心情,吴邪又挨个礼貌回复了一句,然后就直接隐身了,索性当自己没看见消息,不回复,倒是也渐渐消停了。一个个电话号码发过来挨个储存倒是也耗了一下午的时间。

        QQ还在滴滴的提示有消息发送过来,吴邪点开看了一下,是胖子给他发消息问他和解雨臣怎么了。死胖子倒是心还挺细,吴邪想到。

       他和胖子是大学同学,刚开学就被他的一嘴京片儿味的嘴炮技术所折服,后来发现人也仗义,交情也越来越深。大学毕业后,胖子回了北京,凭他的口舌和能力,独自开了一家公司,两人虽然不常见面了,但也经常各种聊天,插科打诨。

        这边吴邪不理他的消息,那边胖子的消息倒是一直没消停,起初还是慰问关心,但见没人理,不知是不是无聊,竟然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的打起字来了,吴邪看着屏幕上的字,倒是也有了打趣的念头。

        吴邪:王老板,你这么闲,你的公司是干不下去了么[/微笑/]

        京城一霸:呸,我公司好的很,都是因为胖爷我管理有方,经营有理,公司都不用操心,才这么闲的[/酷/]

        吴邪:那你很胖胖哦:)

        京城一霸:不要以为你一语双关我看不来,胖爷我要不是有这身肥膘,能有体力棒棒么[/嘚瑟/]倒是你,天真无邪同志,比北方的妞儿还细皮嫩肉,注定是个gay[/摊手/]

        吴邪:说你胖还喘上了,我gay我怎么了,又不用吃你家米,而且我这是恰巧喜欢上的人是男人,又不是天生自来卷[/怒/]

        京城一霸:话说,你和他咋啦,看解雨臣空间还发了对不起,希望分手后还是朋友是啥情况啊,你俩不是模范夫夫么,怎么就突然分手了?是不是他外边有人了?受欺负了找我胖爷啊,你一个电话我二话不说肯定带兄弟抄家伙英雄救兄弟啊!

        吴邪:   ……

        京城一霸:我说天真无邪同志,你倒是说啊,感情这回事儿,胖爷我好歹也经历过不少,虽说没有男的,但是都差不多,你说出来我倒是能给你参考参考啊

        吴邪:也没有什么,其实无非就是家族原因吧,具体的我也不想多说了,我和小花缘分至此,希望以后都会各自安稳吧。

        京城一霸:这小子,肯定是为了家族利益放弃了爱情,我呸,下次见他一次揍一次,不然他不知道欺负我家天真是多么的错误…………

        吴邪心里一暖,心中的不顺畅倒是排解了不少,看着胖子在那边义愤填膺的说辞,不自觉勾起了嘴角,有兄弟的感觉,真好。

         两人又斗了一会儿嘴,双方默契的转移了话题,吴邪把自己这几天要去北京分公司上任的消息告诉了胖子。胖子将自己知道的情报也悉数告诉了吴邪。

        据说那总经理在京城商业圈还是很有名的,他是吴三省从海外淘来的人才,以前从没听说过他,但是一上任就将公司管理的井井有条,工作严谨,其他员工也对他相当服气,至今没有任何他的负面消息。最后还补了条小道消息,那就是相传他是个性冷淡的面瘫。

        吴邪翻了个白眼,就知道死胖子没那么正经。说完话的功夫,胖子那边好像有工作就下线了。

       吴邪将剩下的联系人信息挨个录进手机,长舒一口气,躺在了床上。

       

  【四】

       当初吴邪爷爷靠着身边人脉白手起家,公司做的越来越大,本来打算直接交手给自家老爹,可奈何脾气倔强,痴迷地质学的吴一穷根本没有经商的天赋,三叔虽然机灵精怪,但是年龄又太小,没有经验,倒是二叔平日里没少跟自己打帮手,精明冷静,适合这个位子。索性就将管理权都交给了吴二白,自己带着妻子在西湖边上安享晚年去了。 后来三叔带着几个心腹去了海外开拓市场,倒是也办的有模有样。现在杭州的总公司都是二叔管理,海外市场和北京的公司是三叔在打理。

        漫不经心地弄完联系方式天都快黑了,吴邪才想起他的初衷是要给三叔打电话约见面的。相较于自家老爹的一本正经,吴邪在这些长辈中最喜欢的还是放荡不羁的三叔。叔侄好长时间未见,吴邪怪想念的。

        吴邪掏出手机给三叔打了电话过去,想着这个点的话,正好可以一块去吃个饭。但那边却一直占线,吴邪放下手机叹了口气。

       临睡前,三叔才回了电话,告诉他去公司不要担心,他已经吩咐了张起灵好好照顾他。到时候直接听张起灵安排就好。

        吴邪扶额,好好照顾他是什么鬼,搞得自己和生活残废似的。

        最后,三叔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吴邪认真记了笔记,心想,不能让那小哥瞧不起啊,工作还是要做足的。

        挂断电话,吴邪看了一圈自己的房间,也没发现有什么是非要打包带走的。但是行李箱还是要收拾的。塞了几条内裤和两身经常穿的衣服,吴邪望着空旷的行李箱,起身去了厨房……
        
         
       

评论

© 燕小切 | Powered by LOFTER